疫情下的美国:穷人的不易与富人的不义
发布时间:2020-08-20 16:44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新冠疫情正见证两个截然相反的美国。 一个凄风苦雨:当前每100个美国人里就有一个确诊病例,失业人数累计超过5000万,二季度GDP预计下降37%,经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暴跌。 另一个繁

   新冠疫情正见证两个截然相反的美国。

   一个凄风苦雨:当前每100个美国人里就有一个确诊病例,失业人数累计超过5000万,二季度GDP预计下降37%,经历“大萧条”以来最严重暴跌。 另一个繁花织锦:股市连续收高;3月至5月,600余名美国富豪的财富暴涨4340亿美元。 如果说美国所谓的民主是一座灯塔,那么这两个美国,一个处在灯塔的照彻下,一个则在暗影里。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。 现实却是:近3000万人没有医保,14%国民看不起病。 西雅图一位七旬老人弗洛尔感染新冠肺炎,用了29天呼吸机后出院,等待他的是112万美元的天价账单;“谁来付我的医疗费?”成了另外一位老人的遗言。

   美国政府没有要求医疗企业降价。 相反,医疗行业为每个国会议员雇佣了5个游说者。 3月,美国国会通过一项31亿美元的新冠肺炎药物与疫苗法案。 通过游说,制药公司成功将其中控制药价的条款予以削弱或移除。 《纽约时报》评论指出,在数百万人苦苦挣扎的时候,美国的医疗系统变成了社会不平等的发动机,从穷人和工薪阶层身上榨取价值,为已经盆满钵满的富人贡献更多财富。 富人锦上添花,穷人雪上加霜。 这不仅是疫情下的美国,也是过去30年的美国。 美联储报告显示,1989年至2018年,最富有1%的家庭占有财富总额的比例从23%上升至32%,而最底层50%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。

   当疫情将生命作为砝码放在美国社会的天平上,富人愈富,穷人愈穷。

   美国民主的真相愈加醒目:金钱政治使得美国政府已经成为富豪的代言人。 居民人均收入220万美元的费雪岛(FisherIsland)提供了另一个例证。 4月份,居住在这个位于佛罗里达州的“富豪岛”上的800个家庭,包括厨师、管家等人,全部接受了新冠抗体检测。 该岛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,这里超过半数的居民超过了60岁,属于“高风险”人群。 同样是“高风险”人群,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的老人却没有这么幸运。

   2月份,这里住着120位老人,有180名职工。

   3月7日,该养老院只收到了45个检测试剂盒,而职工中就有70人出现新冠症状。 截至5月13日,美国的养老院已经有超过29100名老人和职工因疫情去世。 愤怒的家属对养老院提起诉讼,但这些官司注定无疾而终。 令人震惊的是,87岁的亿万富翁普雷斯顿,不仅是柯克兰养老院隶属的“美国生命护理中心”(LCCA)的所有者,更是共和党的主要捐赠人之一。 与制药公司一样,养老院的老板们通过游说者,推动超过20个州火速通过了养老院紧急免责法案。

   仅2019年,LCCA的游说力量在联邦层面就花费了28万美元。

   这就是疫情之下的美国。

   资本家通过政治游说和献金,让保护自己的法案得以快速通过,坐享财富增值;千百万穷人和有色人种却面临着数倍的患病率、天价医药费和失业压力。 一面天堂,一面地狱。 美式自由民主的灯塔,照亮的从来就是金字塔尖1%的人口。

   穷人则蜷缩在灯塔的暗影下,成为牺牲品和垫脚石。

   点击阅读外文: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